雪橇世界杯日前首次在中国成功举办,“雪游龙”里的激烈赛事看得人热血沸腾,对明年北京冬奥会的冰雪项目也越发期待。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冬奥会比赛项目已从第一届的16项,壮大到北京冬奥会的109项。今天,就让我们一起去感受那些冰雪运动的无敌魅力吧!

花样滑冰:从夏奥滑进冬奥

在18世纪下半叶一位欧洲画家的大作中,德国著名诗人、剧作家歌德正在法兰克福的冰场上秀着他优美的花样滑冰身姿,旁边的一位女士则在津津有味地观赏。这种优雅的冬季运动,在当时的英、德、美、加拿大等许多欧美国家都十分风靡,就连当时出版的第一本花样滑冰教科书《论滑冰》也再版了10次之多。花样滑冰不光展示出运动带来的身强体健,而且也展现了艺术之美,因此,人们更愿意称花样滑冰运动员为冰上艺术家。


1936年第四届加米施-帕滕基兴冬奥会上的双人滑冠军正在冰上翩翩起舞,穿西装打领带的男选手很有年代感。

不过,那时候的花样滑冰在内容和形式上都还比较简单,连做个停止的动作都是十分危险的。究其原因,除了技巧问题,不给力的“行头”也难辞其咎。冰上艺术家脚下最关键的冰刀,虽然此时已摆脱了兽骨、木质等材质,而是采用全铁制作,但这种冰刀没有沟槽,因此无法滑出更多的花样来。直到1850年,全钢制作的冰刀才现身,花滑技艺受制于“鞋”的状况从此得到了彻底改变。而此时,一位芭蕾舞大师更进一步,第一个把钢制冰刀用螺钉牢固地拧在鞋底,创造更多酷炫的动作从此成为可能。这位大师,就是美国人杰克逊·海恩斯。这位对花滑项目有着突出贡献的美国传奇人物,创新之路却是颇多坎坷。1864年,海恩斯已经两次获得全美花滑冠军。他尝试把音乐伴奏用于自由滑,然而,这种充满现代感的创新表演却没能得到认可。为了自己的理想,他只好离开美国,远赴欧洲。但是当他到达英国时,同样遭受了冷遇。后来,他又辗转来到了奥地利,在维也纳这座音乐城里,终于找到了知音。


1924年第一届夏蒙尼冬奥会上,获得花样滑冰金牌的女选手穿着厚衣长裙在冰上起舞。

在维也纳的各个冰场上,他不知疲倦地跳起了当时最流行的华尔兹。悠扬的圆舞曲声中,他潇洒的冰上舞姿和独创的蹲踞旋转动作,将花样滑冰的魅力散发得淋漓尽致,人们被彻底迷住了。花滑爱好者们纷纷拜海恩斯为师,学习他美妙的冰上华尔兹。海恩斯也因将滑冰技术与舞蹈艺术融为一体的创举,被誉为“现代花样滑冰之父”。

花样滑冰,被人们称为“世界上最美的运动”。它是第一个进入奥运会的冬季冰雪项目——在1908年第四届伦敦夏奥会上,首次参赛的花样滑冰惊艳了全场观众,为后来冬奥会的顺利诞生立下汗马功劳。在1924年第一届夏蒙尼冬奥会上,花样滑冰是当时为数不多的比赛项目之一,堪称冬奥元老级项目。

钢架雪车:曾两度出奥

看过电影《十二生肖》的人们,一定对剧中成龙俯卧盘山道“贴地飞行”的惊险场面记忆犹新。在冬奥会上,还真有一个与之颇有几分相像的运动项目——钢架雪车。这个项目的运动员同样能“贴地飞行”,而其所承受的压力甚至不亚于战斗机飞行员。这个最为惊险刺激的运动项目,在冬奥会上从入赛、取消,到再入赛、再取消,直至最终入赛,经历了漫长的74年。


1948年第五届圣莫里茨冬奥会上,观众正近距离观看钢架雪车比赛。

1928年,第二届冬奥会在瑞士圣莫里茨举行。作为钢架雪车的发源地,瑞士决定将这个项目纳入冬奥会,获得了国际奥委会的批准。这个项目的参赛运动员要头朝前俯卧在一个类似人体骨架造型的简易雪车上,而这个构造简单的雪车最高时速却能达到惊人的135公里,且它没有刹车系统,运动员冲过终点后,只能通过缓冲区逐渐减速。

在第二届冬奥会后,由于只有圣莫里茨这个发源地才建有符合条件的赛道,所以第三和第四届冬奥会都不约而同地取消了这项比赛。直到20年后的1948年,圣莫里茨再度举办冬奥会,钢架雪车才又重新列入了比赛项目。但是由于钢架雪车的危险性太高,在1948年圣莫里茨冬奥会后,这个项目又被取消了。此后经过漫长的等待,直到1998年,钢架雪车项目终于获得国际奥委会会议通过,正式纳入了冬奥会。于是从2002年第十九届盐湖城冬奥会起,钢架雪车再未缺席冬奥会。

在盐湖城冬奥会上,围绕钢架雪车还发生了一个令人泪目的励志故事。美国运动员吉姆·谢亚出身“冬奥世家”,祖父曾在第三届冬奥会上代表运动员宣誓,并夺得了500米和1500米的速滑冠军,父亲也参加过第九届冬奥会越野滑雪和北欧两项比赛。在这届冬奥会开幕前,祖父本来准备到盐湖城看孙子参加钢架雪车的比赛,但不幸遇车祸去世。吉姆·谢亚决心“让祖父和我一起去参加冬奥会”,在比赛中将祖父的遗照贴在了自己的头盔上。最终,他没有辜负祖父的期望,勇夺金牌。

单板滑雪:从儿童游戏起家

1965年的一个冬日,喜欢滑雪和冲浪的美国工程师谢尔曼·波彭走出家门,看到孩子们正在厚厚的雪地上嬉戏,心情愉悦的他眺望着远处被大雪覆盖的小山突发奇想,仿照海上冲浪板将女儿的一对儿童滑雪板固定在一起,并在雪板前端设置了控制绳索,制作出世界上第一块滑雪单板,并取名为“Snurfer”(中文含义为“雪上冲浪”)。

在此后的10年里,它都被视为儿童的雪上游戏和玩具,深受孩子们的喜爱。那会儿的“雪上冲浪”到底有多火?或许从下面这个数字中可见一斑:在1965至1975年间,滑雪单板卖出了100万块之多。


2018年第二十三届平昌冬奥会上,单板滑雪选手在空中翻“筋斗云”。

在童年与滑雪单板为伴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中,有一位名叫杰·博·卡彭特的小伙子。他在进入大学后,还经常用自己孩童时期的滑雪单板玩儿雪上冲浪,来消除烦恼和寻求快乐。在这个过程中,他萌生了开发雪上单板的念头,最终制造出了不需控制绳索的新型滑雪单板,并将这项运动的意义提升到一种新生活方式的高度去推广。这个个性十足、兼具冲浪与滑雪魅力的新运动,果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雪上冲浪”热潮席卷全球。

因为观赏性强、深受大众喜爱,1998年时,单板滑雪成为第十八届长野冬奥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在此后每一届的冬奥赛场上,它都吸引着无数年轻的身姿在雪上、在空中腾飞跳跃,创新挑战,彰显青春的个性与精彩。

冰壶:9岁到99岁都能玩儿

同样是在1998年,还有一个很大众的运动项目进入了冬奥赛场。与年轻人的游戏——单板滑雪未提申请就加入了冬奥会大家庭不同,它可是全须全尾地走完了所有该走的流程后,才跻身冬奥新设项目的。这个稳扎稳打的冬季运动项目叫做“冰上溜石”,也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冰壶运动。

冰壶起源于14世纪时的苏格兰。在寒冷的苏格兰冬天,人们迷上了一种类似地滚球的冰上投石游戏。邻居与邻居之间、村庄与村庄之间,几乎整个冬天都在火热地进行着比赛。每年全国比赛时,人们从四面八方赶到赛场,几千人在冰冻的湖泊上同时比赛,场面十分壮观。


1928年第二届圣莫里茨冬奥会上,冰壶选手正在做表演赛前的准备。

后来,冰壶运动传到了北美,在加拿大迅速普及。每年冬季,都有几百万加拿大人参加冰壶运动,它甚至成了加拿大人生活的一部分。有人这样形容:在加拿大随处可见3种建筑,邮局、银行和冰壶馆。

冰壶与冬奥会则是缘分颇深的“老朋友”。从1924年第一届夏蒙尼冬奥会开始,冰壶就以表演项目的身份登上了冬奥舞台。加上后来的1932年普莱西德湖冬奥会、1936年加米施-帕滕基兴冬奥会、1964年因斯布鲁克冬奥会、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它一共6次被列为表演项目。在严格履行了国际奥委会有关新设项目的所有规定之后,冰壶终于在1998年长野冬奥会上“转正”,成为冬奥赛场响当当的金牌项目。

也许有人会好奇:小小的冰壶为何如此受人们喜爱?因为它是“9岁到99岁都能玩儿”的运动啊。和冬奥其他项目相比,冰壶可以算是最大众范的了,即使你一点儿基础都没有,也能很容易地上手。这种运动安全性高、趣味性强,还特别考验智慧,因此也被称作“冰上国际象棋”。更重要的是,优秀的冰壶运动员很有绅士范,讲求公平竞争、尊重和诚信,从不故意干扰对手、妨碍对手的发挥,这难道不是对奥林匹克运动精神最完美的诠释吗?

新增7小项:北京冬奥项目史上最多

将于明年2月4日开幕的北京冬奥会,新增了7个比赛小项,项目总数达到109个,是冬奥史上项目最多的一届。另据国际奥委会测算,北京冬奥会也将成为冬奥历史上女子比赛项目最多的一届。


2018年7月20日《北京日报》11版报道,北京2022年冬奥会将新增7个比赛小项,成为冬奥历史上女子比赛项目最多的一届。

参赛项目上的男女平等,是奥林匹克运动健康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女性首次进入奥运赛场,是在1900年第二届夏奥会上,它打破了自古以来禁止女子参加奥运会的陈规。冬奥会则是首届即有女选手登场。

二战后,奥运会设项进一步向男女平等迈进,越来越多的冬奥项目向女性敞开大门。如今,不仅速度滑冰、越野滑雪有女运动员的身影,就是在惊险刺激、挑战人类体能极限的单板滑雪、钢架雪车以及高强度对抗的冰球比赛中也都有不让须眉的女选手。


2020年10月19日《北京日报》12版报道,当年的北京市青少年U系列短道速滑冠军赛增设了北京冬奥会新增项目男女混合2000米接力。


2021年3月18日《北京日报》10版报道,世锦赛上,中国小将谷爱凌在北京冬奥会新增小项——自由式滑雪大跳台比赛中摘铜。

北京2022年冬奥会新增了女子单人雪车、短道速滑混合团体接力、跳台滑雪混合团体、自由式滑雪大跳台(男子、女子)、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混合团体和单板滑雪障碍追逐混合团体等7个比赛小项,其中6个都是女子项目或混合团体项目。北京冬奥会,将成为冬奥历史上女子比赛项目最多、女性运动员比例最高的一届,也必将为女性全面参与奥林匹克运动开创更加美好的新时代!

(原标题 从16到109,冬奥项目演绎美与飒)

来源 北京日报

文字:黄玉迎 制图:焦剑

参考资料:《走进北京冬奥会》《冬季奥林匹克之旅》

《冬季奥林匹克运动(1924-2002)》

《1924-2014 冰雪奥林匹克之城》

《奥林匹克运动读本》、京报集团图文数据库

部分供图:视觉中国

鸣谢北京体育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流程编辑 u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