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姚广孝,人们很容易联想到明代初期发生的重要历史事件:靖难之役。在这场争夺皇位的战斗之中,姚广孝虽然没有亲临战场,但他为朱棣夺取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成祖即位后,“授道衍僧录司左善世”。永乐二年(1404年)四月,“拜资善大夫、太子少师,复其姓,赐名广孝。”

香光寺大雄宝殿,殿前为两座明代石碑。马垒 摄

碑体石刻龙纹,可见寺庙规模之高。马垒 摄

香光寺山门殿  马垒 摄

永乐十六年初,永乐皇帝迁都。三月,姚广孝入京觐见成祖。不久,姚广孝病重。这一年姚广孝去世,时年八十四岁。永乐帝闻后悲痛万分,“辍视朝二日,命有司为治丧。”根据记载,姚广孝去世后,“赐葬房山县东北。”

今姚广孝墓塔及明成祖御制《姚广孝神道碑铭》仍完好地矗立在青龙湖镇常乐寺村东。因姚广孝与佛结下不解之缘,去世之后更是以僧礼中的最高等级入葬。

如今房山区与姚广孝有关的古迹,除了墓塔之外,还有不少。其中,位于周口店镇大韩继村的香光寺,曾作为姚广孝之“别业”,而且文献多有记载,其别业与碑刻相互印证,成为人们研究姚广孝史实的重要遗迹。

姚广孝住香光寺 万历时重修

有关香光寺作为姚广孝别业的记载,最早见于明万历年刻《敕赐香光寺记碑》,文曰:“大都之西百余里房山之界有山名茶罗顶,祖龙自百花坨而来至是特然孤出,群峰落秀,气势不尽,流湧而南下为伏龙岗(注:即今之二龙岗),岗势南行三十里隐然入地,岗之前结为万家聚落,村曰韩吉村(注:如今的大韩继村),之北有古刹荒基俗呼为少师园。据残碑乃唐宝积禅师所建香光佛刹也,寺之东有宝积遗塔,讹称为多宝佛塔,广孝姚公国初功臣,爵至少师,辞归山林隐于太湖之华严寺(注:即今圣水峪村凤凰山脚下之华严寺,该寺早已废毁不存,现仅存残碑断碣),朝廷恩赐香光园苑为其别业。”以后的文献资料也称香光寺为姚广孝别业,多是依据该碑文所载。因姚广孝是“靖难”第一功臣,被授予“太子少师”之高爵,其别业自然被称为“少师园”。

香光寺的创建年代最早可追溯至唐代,不仅金石文献多有记载,而且原有唐代古塔为证(遗憾的是该塔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被毁)。明代万历年间香光寺开始了大规模的重建,现立于大雄宝殿前面的两通明代石碑,对这次重建有详细的记载。

其一为“顺天府涿州房山县韩吉村香光寺重修缘起碑记”,它立于大雄宝殿前的右侧。通高4.79米,额雕二龙戏珠图案,碑额题篆体字“敕赐香光寺记”。碑文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

古刹香光寺由唐代宝积禅师创建。宝积乃马大师门第,隐居于蓟州之盘山。明永乐年间,明成祖将该寺赐给姚广孝作为别业,后荒废。万历壬辰,翊坤宫管事于景科时常梦见上界宝寺,题曰香光佛刹也。于景科后传旨给御马监张其,命其访遍燕山各处名刹,寻找梦中之香光古刹。又过五年至万历丁酉秋,御马监张其奉命到小西天上方寺等处礼佛。傍晚在韩吉村住下,在村路北,看到一处古寺基址,荒凉至极,后询问乡民该寺来历,奇怪的是乡民一听该寺都为之色变。后来张其得知古刹为姚广孝少师园,据说寺院在深夜可看到火光冲天,不时还能听到虎声,乡民因此而畏惧不敢靠近。张其感觉此事蹊跷,来到寺内查看,在荒草中寻得断碑一通,上刻该寺乃大唐所造香光佛刹也,后回宫禀报,重修该寺。

寺内的另一通明代石碑“福德庄严碑记”(立于万历三十四年,即1606年),详细记载了重修护国香光寺的过程,该碑现立于大雄宝殿左侧。尺寸大小与右侧《敕赐香光寺记碑》相同。碑文记述这次重修工程相当浩大,主要是在山门、天王殿、禅堂、僧舍其诸两厢厨房、园场、多宝佛塔及延寿堂基址上重建。重建后,寺院庙产广大,管辖业地470亩。香光寺还在西直门外高梁桥修建西方三圣庵一座,庙产120亩,作为香光寺下院。

根据碑文记载,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香光寺开始重建,万历二十八年落成。重建完成后,汉经厂掌坛御马监太监王忠、王举等人奉圣旨将皇帝所赐经书、法器、宝物一并护送至香光寺永远供养。其中包括大藏经、华严经、诸品经、蟒衣、玉带以及佛像数尊、大铜炉、铜烛台、铜花瓶、桌椅床帐等,一应俱全。根据碑中记载,所赐数量之多,法器种类之全,等级之高,极为少见,足见香光寺的显赫地位,这其中与该寺曾作为姚广孝少师园的背景有关。

万历三十一年春,内官监太监何江奉圣旨重修琉璃河石桥,并修施茶观音庵一座,于桥边购置香火地270亩,供本庵施茶之用,亦是本寺下院。施茶庵今已不存,但立于琉璃河石桥北头的万历三十一年刻《敕修琉璃河桥海潮观音庵碑记》却保存至今。

香光寺昔日气势恢宏

重建后的香光寺规模宏大,气势宏伟,整个寺院为五进。万历三十三年,万历皇帝立下告示,对香光寺严加管理,命寺内僧众朝夕焚修,为天下众生祈福,并将告示刻于碑石上,以示后者。碑文还记载,香光寺内大小事务直接听命于东厂锦衣卫,如有无知者擅入搅扰,则从重惩治不贷。由此可见香光寺的重要性。

明清两代,香光寺的香火一直十分繁盛,直到民国时期才逐渐失去往日的风采。1949年后该寺曾一度用于学校校舍,大殿还用作生产队仓库。2009年重修了香光寺,成为当地一大历史人文景观。

山门为全寺的总出入口。山门南向,砖砌拱券式大门三座,门边有汉白玉雕刻的云朵、鸟兽镶嵌,中间大门上嵌“护国香光寺”石额,正对山门曾有朱红色大影壁。山门殿及影壁均不存,后于2009年在原址重建。

进入山门后,便是天王殿。天王殿共三间,大门及窗均为木质,大门四扇开。殿内供奉四大天王,高约两米,分坐两侧。正面高大的佛龛下供奉着大肚弥勒佛,龛后有1米余高的韦驮像。门前正中放石香炉,香炉无存,如今仅有圆形莲花座,大理石质,上刻缠枝纹及莲花瓣。天王殿不存,2009年在原址重建。

天王殿两边是钟鼓楼,东侧为钟楼。砖砌拱券门向西,楼为两层,高三丈,长、宽各1.8丈见方。钟楼为悬山卷棚顶,内有木梯可上二楼,二层四面设窗,里面所挂钟高1.2米。西侧为鼓楼,建筑格局与钟楼相同,唯有大门向东,里面放置一面大鼓,鼓的直径一米左右。鼓楼前面矗立一挟杆石,顶部刻莲瓣及连珠纹。钟鼓楼保存至今,2009年进行过修复。

二进院是大雄宝殿,大殿为三间后抱厦,木质门窗,正脊上砖雕二龙戏珠图案。殿内正面佛龛下有释迦牟尼佛像,上世纪七十年代被毁。佛像后为悬山,悬山雕有青山绿水彩云,天上飞禽,地下走兽,宛如天堂仙境。旧时,进香拜佛的人们,总要到龛后仰望悬山,欣赏美景。今日所见悬山为后来复建。

殿内两侧是十八罗汉分立,左右山墙及后墙绘有壁画,隐约可见穿着明代官服的人员,如今壁画不全。

大雄宝殿前,有一座受戒台,两侧分立明代石碑两通,前有两棵柏树。大雄宝殿为寺内建筑面积最大的殿宇,它是香光寺仅存的一座大殿,大殿保留了明代佛教建筑风格。大雄宝殿两边是东西配殿,为2009年重建。

穿过大雄宝殿后门便来到了三进院,三进为方丈僧房,供寺内僧人居住和集中诵经之所。当年这里也是寺院的花园。旧时,院内有直径半尺粗的紫丁香树,每逢花期,古刹到处弥漫着丁香花香。如今大雄宝殿后已是一片荒地,仅存四棵二级古柏树并排呈一字。

花园里还放置一口大缸,大缸至今还完好地保存在村委会院内。缸体浑厚圆润,通体施酱釉色,表面装饰二龙戏珠、连珠纹、荷花、宝葫芦、牡丹花、梅花等吉祥图案,体现了明代较高的烧造工艺。

四进院为大悲阁。明神宗所赐香光寺的《大藏经》,就藏于大悲阁。因大悲阁早已倾圮,其建筑格局不详。

五进院为皋楼,高约8丈,宽约4丈。皋楼是香光寺里较独特的建筑,它是香光寺最北面的屏障,又称云楼,用于接待宾客,储存寺内钱粮之用,是寺内功用最多的建筑。作为屏障,皋楼左右两厢房有云堂,以壮寺之恢宏气势,它也是供奉祖师之所。楼分两层,二层正中供奉玉皇大帝像,如今皋楼不存。不过,在房山区琉璃河中学内,今存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岫云观,殿后有皋楼一座,是房山区仅存的一座皋楼建筑。

寺后为园圃,当年被高耸的大石墙四面紧围,犹如一座古堡。该地供僧人种菜取食之用,原有粮田和菜园共百余亩,园中建虚亭,寺内僧众常在虚亭内躲避酷热。在亭内,古刹全貌一览无余。后来古寺荒废,园圃杂草横生,现为田园。

除此之外,寺周围还有宝积禅师塔、延寿堂、南塔院等香光寺附属建筑。寺东为建于唐代的宝积禅师塔,明代万历年间与香光寺一并重修,是香光寺的标志性建筑。宝积塔原为覆钵式的建筑风格,四面各有一佛龛,内有雕像一座,做工精巧,上世纪七十年代被毁。 

(原标题:姚广孝与房山香光寺)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马垒

流程编辑 U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