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我和小妹在平原上奔跑。满目是黄土、高树与缓缓的河。想寻觅花朵玩耍,意外地发现了河边的野菊。

资料图 新华社发(毛勇锋摄)

它的花朵小而密,素洁、淡雅、朦胧,姿态不一,香气幽幽。无数的花,色泽层次各不相同,每朵都上了釉似的,有别样的光彩和低眉浅笑的美态。我们停足伫立,生怕惊扰这隐秘的世界。

野菊生在野,不落俗套,无拘无束。我想采撷几株插进瓶中,用水浇灌,让它们美在户庭。于是屏着呼吸,放轻脚步,走近,触碰。片片花瓣光滑湿润,似乎沾染河水的气息,有股灵气。它们闲散适宜,簇拥成团,是贫瘠土壤中画龙点睛的笔触。

犹豫了许久,终狠心采了一小束,放置在阳光明媚的书房。不几日,野菊便蔫了,花朵干皱如细丝,但仍有余香。原来,它们只适合生长于辽阔的野外,追逐阳光、雨露,享受风的抚摸,与周围的植被为伴,互相鼓励,不屈不挠。

想起母亲种的花,无论什么时令都开得好,院中一派繁茂。但我更爱野菊。爱它的超然、写意。从未想过要刻意呵护,因为不需要。也没有移来他物用作衬托,因它自成一景。

老人们说,野菊的功效多,能泡茶,可入药,消炎去肿。开得盛时,摘下,用芦席摊开晒,玻璃瓶密封装着。想泡茶时,捏几朵,开水冲散,朵朵菊花又像盛开的模样,飘逸优雅。

一朵,它可以孤勇向前;一群,它们可以点缀寒凉。野外的菊,有玲珑心。风尘挡不住,霜雪中傲立。即使是拘泥于庭院中的菊,也把向往洒脱自由的心意匿在角落,小中见大,泛寒荣。

(原标题:菊野在心)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邹娟娟

流程编辑:TF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