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北京多区警方继续开展打击“黑车”“黑摩的”行动,有效保障了人们的日常出行安全。然而有市民反映,出于不同原因,在个别地方或仍有“黑摩的”盘踞载客,或缺乏就近的公交线路。市民安全、便捷出行的“最后一公里”,需要进一步想办法完善打通。

错位

单车常缺席摩的来“补齐”

“合顺的、京粮的,走了走了。”

“还差一位啊,还有人吗?”……

晚高峰时段,上班族刚走出地铁4号线新宫站C口外,就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循声而去,一条宽约6米的道路旁,几辆“黑摩的”正在揽客。有的“黑摩的”拉上一人直接就走,有的则是“拼”上两人才开车。“到合顺5块钱,到诚苑小区10块钱。”短短十分钟内,先后有七辆“黑摩的”载客扬长而去。

晚高峰,地铁新宫站C口外居民乘坐黑摩的回家

新宫站C口以东方向,分布着合顺家园、诚苑小区、南庭新苑、御槐园等多个居住小区,居住人口众多。在此路段驻足不难发现,诸如353、354路等公交线路也较为“勤快”。然而,为何还有如此多的“黑摩的”在此趴活儿呢?记者探访发现,原因是多方面的。

“主要是各个小区所在的地方,离地铁站都有段尴尬的距离吧。”一名正在解锁自己电动车的女士说,合顺家园、诚苑小区等面积比较大,楼栋多,“小快灵”的摩的往往能“指哪打哪”,一些人为了省时间、图方便,就愿意乘坐。而居民张路则说出了另一个原因——坐公交也未必性价比高。他说,如果从小区到地铁坐公交车,下车后到地铁还需走上两三百米,“上班或者下班路上,坐公交和等公交的时间,都不如腿儿着或者打摩的来得快。”

此外,也有“道路梗阻”的因素。有居民介绍,自己居住在京粮悦谷首城小区,万达商场附近有一条道路很近,但由于目前没有开通,因此去到小区就需要绕行一段。“说是年底打通,到时候回小区,包括北边的御槐园小区,大家就很方便。”

采访中,记者发现此路段道路较窄,并有便民自行车棚,车棚和路边停着几十上百辆电动车和自行车,然而唯独缺乏“扫码就走”的共享单车。一名等候“黑摩的”的女士说,这一区域的共享单车投放不够科学合理,“就是你要寻找它的时候就特别难。有限的共享单车,下班时候全骑回社区了;早上想找它,结果又都被骑到了地铁站。”由于共享单车很难在早晚高峰时段找到,因此也有不少人为图方便而乘坐“黑摩的”。“有什么办法解决呢?希望单车投放更合理吧!”

苦恼

两头都不近 没有公交车

居民“最后一公里”体验感欠佳的,还有一个位置比较特殊的小区——朝通嘉园。然而长久以来,由于没有公交车经过,大家出行去地铁站十分烦恼。

“小区在两区交界处,到南北方向哪个地铁站都有2公里,老人出行特别不便。”家住朝通嘉园的卢大爷说。正因为如此,他平时出行要么“蹭”邻居的私家车,要么就走上半个多小时的路去到地铁站。

张女士是小区第一批入住的居民。采访当天,她一路缓缓步行回了小区。“确实太不方便了。我们反映过很多次,也有相关部门和同志来看过,但是目前还是没有什么办法,主要靠自己克服。”张女士说,由于小区外的友谊林路和常营东路并不宽敞,可能增设公交车不太现实。但她建议,把该条路北段拐弯处打通,直达朝阳北路。“以前北段拐弯处是有一条小路可以直达朝阳北路的,那时候走小路去草房地铁站就一公里左右,很方便。后来那个地方被封闭起来了,大家就要在拐弯处向东而后向北绕行一大圈儿。”

距离朝通嘉园最近的有两个地铁站,分别是地铁6号线草房站、地铁一号线八通线八里桥站。导航显示,小区居民骑行和步行去草房地铁站的距离约2.0公里,去南边的八里桥地铁站距离约为2.1公里。“因为去八里桥地铁站还要过河或者走天桥,耗费的时间更长,所以大家去草房站更多些。”

随后,记者以正常步速实测,从朝通嘉园小区大门到草房地铁站,单程花了24分钟。这一路,确实没见到有公交车站或者公交车经过。“以前有摩的,现在摩的被查得厉害,早没了。我们年轻人主要就是骑车,共享单车或者电动车。”刚从地铁回到小区的上班族小蒲说,这条路北边宽敞些,就小区门口一段相对窄点,但是有地儿啊,可以扩宽吧。”

晚高峰,朝通嘉园小区门外摆满共享单车

记者注意到,去年有朝通嘉园居民在网络发帖,希望解决小区“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难。“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协调增设公交线路……现在已经2020年了,快20年了,小区出行一直是一个问题。”对此,北京市公共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曾回复,目前没有布设公交线路的原因主要有三点:该道路有限高杆,无法满足通行条件;道路较为狭窄,影响通勤能力以及周边没有能满足车辆调头折返及停靠的地点。

“现在不少地方都在新开小型的微循环公交车,或者一些摆渡车,我们希望可以有解决方法。”张女士说,考虑到各种因素,打通友谊林路和常营东路北段拐弯处到朝阳北路,可能最为现实。“400多户人呢,希望可以有办法解决吧。而不是因为位置特殊,一直这样下去。”

借鉴

“拼团”通勤车 5元钱一位

打击“黑车”“黑摩的”后,如何更好满足居民的出行需求呢?据报道,回天地区今年3月开始推行“便民通勤车”,如今已运行半年多时间。

“师傅,地铁站走吗?”“走!你坐上马上就走。”早上8点半,正是早高峰时候,北街家园五区楼下,十多辆出租车依次在路边列队,等候上班族。他们的目的地,是一公里多外的沙河高教园地铁站。在现场,“便民出行,直达城铁”“平安出行,拒乘黑车”等告示牌也十分醒目。

早高峰,北街家园五区楼下排队载客的便民通勤车

这些出租车,正是“回天地区便民通勤车”。记者多方打探了解到,每天早晚高峰时段,共有80余辆这样的出租车,分布在回天地区的17个固定通勤点位上。而具体的点位,也是选择在了居民居住相对集中和出行需求旺盛的地段。

距离北街家园五区数公里外的国仕汇小区北门,也是通勤车的服务站点之一。早上7点,在西二旗上班的蒲明走出小区,便坐上了出租车去往龙泽地铁站。“我几乎每天都坐这个,‘拼车’5块钱一位,不拼车就起步价。”他说,相比之前小区外的“黑车”“黑摩的”,便民通勤车坐着安全、也更舒服,“现在秩序比以前好太多了。”

回天地区国仕汇小区北门外的便民通勤车

记者观察发现,早高峰的国仕汇小区北门这边,有多个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员维持秩序。五分钟之内,国仕汇小区北门的通勤站点,就开行了5辆出租车去到地铁站。而在北街家园五区楼下,出租车也几乎每一两分钟就能坐满乘客。高峰时段,现场一度出现多辆车几乎同时客满出发的情况。

便民通勤车的推出,对出租车司机也有好处。正在排队的董师傅来自北京宏达兴区域电动出租公司。他告诉记者,自己今年3月便开始加入便民通勤车行列。“每天早上7点到10点在这里;晚高峰时段,我们又在地铁站周边等大家。线路是固定的,不会更改。”董师傅说,每天早、晚高峰自己都能跑十多趟生意,“比单纯碰运气跑巡游好多了,到了固定点位就有活儿。”

“便民通勤车的推出,也是一种‘疏’的做法。保障居民出行,光有打击上的‘堵’不行,也要堵疏结合。”一名在现场的工作人员表示,有了地铁通勤车后,大家乘车方便、安全了,之前经常执法的一些路段,通行条件也大大改观了。

(原标题:调查|“拼团”通勤车,5元一位,打击“黑车”的新利器)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李松林

流程编辑:U016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联系电话:010 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