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元明清”——人们通常以此来总结归纳唐代之后的中国史,以具有正统性的朝代标签来延续历史记忆。这其中以宋朝最为特殊,如果说它是唯一正统王朝,与宋并立的辽、金、西夏、大理、蒙古、回鹘、于阗、喀喇汗、吐蕃等国也同时存在于中华大地上,并且与宋王朝分庭抗礼,使得宋朝不能以宗主自视。并且各个王朝政权都对之后的中国历史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我们暂且抛开以断代为划分的时间标签,也暂时抛开正统与非正统的争议。中国公元10世纪至13世纪是一个不寻常的时代,一个由多种民族、宗教、政治、社会、经济、风俗、文化杂糅而成的时代,重新塑造中国的样貌。

  《简说辽宋夏金》 王曾瑜著 重庆出版社

在那段时间里,这些各民族政权真实的历史是什么样子的?当代知名辽宋金史专家王曾瑜先生的《简说辽宋夏金》立足于宋代史,再以横向关联中,拓展至当时其他政权相关的历史细节。不以天然的汉民族视角来看待历史,而是以横向“通史”的角度,整体看待中国那段时期发生的改变。

书中分为上下两篇,上篇如同书名所述,简单地介绍了在当时的历史大环境下辽宋夏金及其他大小政权的政治、社会经济、科教文化及宗教风俗等领域的概况。让人们迅速地对这些政权的特质有了清晰的认知。在下篇中,作者则细致地剖析各个政权中最关键、最引人瞩目的问题,将辽宋夏金各自的兴亡成败融进问题之中,让人们从逐步深入的问题与线索中横向比较这一时期出现的各个政权。比如,辽朝和金朝虽然都是游牧民族,但在政治上两者完全呈现出不同的风貌。

辽朝在政治上保留着浓厚的游牧民族特色,虽然辽朝设立了五个帝都称为“五京”。通常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皇帝必然是坐于深宫之中统治天下,上京作为契丹人的兴起之地,自然是辽朝的权力中心。但是辽朝的政治中心并不在汉人理解的五京制度中,而是在游牧式的“捺钵”,也就是“宫帐”。辽朝虽然设置五京,但是皇帝却有大部分时间不住在京城宫殿中,而是居住在野外的营帐中处理国务。相关的政治班底也随着营帐的移动而移动,可以说保留着相当浓厚的游牧民族特点。另外辽朝作为多民族国家,也实行了较为宽泛的民族政策。

辽朝针对本国的特点,设置了南北两套行政制度,北边的行政制度按照游牧民族的制度设置,主要统治契丹族人,被称为“北面官”;南边的行政制度按照唐代、晋代的制度设置,主要统治汉人,采取以汉制汉的政策,这套系统被称为“南面官”。但是这里两套系统的官职并不是以南北来称呼的,比如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萧峰是南院大王,大家容易认为这是“南面官”系统的。实际上南院大王是“北面官”系统的,是辽人为了管理契丹而设置的,南面官则以中原王朝的官职相对应,而不是南北。对于辽人而言,汉人毕竟是外族人,保持着游牧民族核心的契丹人,虽然包容汉人尊重汉文化,但总体上政体维持着较强的独立性,整个政权的核心依旧是北面官系。辽朝的宫帐根据契丹人的习惯向东而设,皇帝坐西朝东,两侧分别是左右丞相,通常人们称左边的是北宰相,右边的是南宰相。这里的南北与前面的南院大王一样均是北面官系的,可见国家政权浓厚的游牧之风与民族独立性。

与辽朝相比女真人为主的金朝则大不一样,女真人虽属于渔猎民族,整个民族长期处于闭塞落后中,10世纪才掌握冶炼铁器的女真人,发展非常迅速,12世纪上旬就已经统一各部建立金朝。并在十几年中相继灭辽灭北宋,成为东亚第一强国。书中王曾瑜先生称这时的女真族就像个“粗野的暴发户”,虽然有着强大的战斗力,但是文明程度和辽宋根本没法比。金朝初期,既没有建立起政治制度也没有经济生活,市面上没有钱币的概念,只是以物易物的状态,金人进入开封后,抢金抢银抢丝绸,而钱币根本不要随手弃之。政治上则有因为皇帝私用财物过度,而群臣惩罚皇帝二十杖的部族执政风格。这在宋人眼里看得更为透彻,辽人、金人虽然都是所谓的夷狄,但金人才是彻彻底底的野蛮人。

从民族压迫再到民族融合,金人可谓是这方面的榜样。入主中原之后,金人深刻感受到中原的繁华和汉文化的伟大,开始学习汉文化。海陵王力排众议迁都北京,他甚至有种决绝的作风,搬迁祖陵,毁旧宫殿,削上京之号,几乎将女真的上京会宁府整体毁弃。女真族汉化的大势由此成风,在王曾瑜先生的书中,我们看到,金朝中期,大多女真人流连于宴饮,习成骄惰,不习骑射,不任军旅。金朝统治者也看到了这种危险,数次下令制其奢靡禁止饮酒,但最终还是抵挡不住女真人的堕落。

进入中原的女真人,其汉化程度远高于契丹人和蒙古人,但是进步的另一面就是急速地腐化。仅仅入主中原十年,南宋将领岳飞就已经看穿了女真人的虚弱,女真将士们志气已骄惰,一些大地主则是靠着剥削汉人佃户为生,既不会干活又不会打仗,成为了社会的蛀虫。到了元代,之前进入中原的女真人已经完全融合在汉人之中,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民族性,而留在东北落后的少数女真人则未来发展成了清朝的建立者。由此可以延伸为什么清朝统治者在立国之初就有着保持自己民族性的强烈需求,从历史中我们能清晰地看到女真人的经验和教训。

《简说辽宋夏金》中,最大的优点既是宽阔的视野,横向比较同时代的各个政权,不围绕在谁是正统上打转,这为读者提供了独特的历史感受。在我们习惯的单一政体、单一民族的历史学习中,意识到历史中的其他民族、其他政权也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有助于增加读者思考的广度与深度。这本《简说辽宋夏金》读起来上手容易,也比我们想象中的少数民族史要有趣得多。

 

(原标题:殊途同归的辽与金)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肖浩

流程编辑:TF065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联系电话:010 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