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场中,正上演着京剧《盗御马》,蓝脸的窦尔敦,盗得了御马,兴奋异常。豪气冲天地演唱着:“得意洋洋我转回山冈”。接着,穿着厚底靴的窦寨主,挥动马鞭,踢腿跨腿,威风凛凛,神气十足,一个大“圆场”,在观众的热烈掌声中,像一阵风似的疾驰而下。

演员谢幕,摘去盔头,露出了一头青丝。啊!这位威风凛凛的窦寨主,竟是位女演员扮演的!无论是从声音、工架,都没有一点女人的特质,完全是一个须眉汉子……这个女演员就是北京京剧院的女花脸李小培,她的这出《盗御马》,开始是由著名架子花脸张德华亲授的。后来又受到裘派花脸创始人裘盛戎的门婿杨振刚再次给予加工提高,所以一招一式都有准地方,工架又优美又气魄雄浑,故受观众的称赞。

花脸是净行的俗称。由花脸扮演的角色,性格上大都粗犷、暴躁、直爽、刚烈等,这本不是一般女性所具有的禀赋。那么为什么百年来,京剧界还诞生许多女花脸呢?这可说来话长。

恩晓峰

齐啸云

裘芸

李小培饰《珠帘寨》李克用

女子登台开启平权序幕

大清朝对登台演戏的演员,有严格的规定,不论什么角色。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一律不准女优伶扮演,也就是说,取缔了女演员参加演出的权利。直到清朝末年,腐败的清朝统治,受到了削弱;提倡女权、号召男女平等的民主要求与日俱增,于是在一些得风气之先的沿海城市,首先是上海,继而是天津,突破了对妇女专制的桎梏,并且随着大批洋人妇女的涌入,一些西洋的谈男女平权的书籍、礼法、服装、舞会也跟着进来了,同时出现了专门提供女童学习的女子学校。

就在这时上海的京剧舞台上,也出现了女伶演员,统治力量相对较弱的上海清政府,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又被迫宣布,可以由女演员参加登台演戏,但不准男女演员合演。于是,不久之后出现了一个全由女童组成的皮黄剧团——髦儿班。根据清朝政府的规定,这个髦儿班全是清一色的女演员,不论生、旦、净、末、丑各个行当,也不论主角、配角,甚至龙套上下手,除了乐队和舞台工作者外,都由戏班的女童扮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谁叫清政府有这个专制规定呢?因而最早的女伶,什么行当都得学,除了主攻自己从艺的重点行当外,其他的行当也都要学,并且上场能够演唱。

当时京津著名的女演员恩晓峰,就是这样的典型。北京是清政府的首都,统治力量相对较强,所以也是最后开放女演员登台演出的地方之一。恩晓峰是清末北京的满族贵冑,正黄旗的一位小格格,府上经常演堂会戏,许多京剧名伶都来过她家演唱。她见多识广,便也跟着学起来,她特别喜欢有“伶界大王”美誉的谭鑫培,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学谭非常像,她便在堂会戏中登台演唱,并居然产生了下海唱戏的念头。这当然遭到贵冑家庭的强烈反对。恩晓峰是一位具有叛逆性格的女性,平时着男装,头发梳着一个小辫子,说话也粗声大嗓,于是,她冲破家庭的羁绊,毅然参加了天津的鸣凤社,正式挂头牌演出。除演出谭派、汪(笑侬)派老生戏,她还以一出花脸戏《盗御马》享名,首开女子演花脸戏先河。

和她同时代还有艺名筱兰英的姚佩兰。她也是老生、花脸一脚踢的名伶。她除擅演谭、孙(菊仙)派老生戏之外,也以《盗御马》的窦尔敦享誉梨园。有一次,她与武生泰斗杨小楼合演《连环套》的“拜山”。她的窦尔敦,颇有气魄,工架粗犷磅礴,嗓音洪亮遒劲,不但没有雌音,而且还会使炸音,所以很受当时观众的热捧。20世纪50年代初,笔者在老开明戏院看过筱兰英的孙派《文昭关》。 那时她已经70岁了,嗓子还是那样嘹亮挺拔,虽然有一些沙音,可是丹田气十足,声不嘶、力不竭,很令人钦佩,台下掌声雷动。

英语演出京剧第一人

民国初年,北京出现了奎德社和崇雅社女班,培养了一批女花脸,著名的有所谓“四大女净”,即著名花旦艺术家于连泉(筱翠花)的姐姐于奎官,以及王金奎、王庆奎、张子寿。这“四大女净”无论是铜锤或架子花脸剧目,都能够演出,技艺不弱于当时的男名净。这位张子寿还录过两面唱片,演唱的是有大段高亢唱腔的《探阴山》。其他几位女花脸,据有关材料记载也都是嗓音清脆豁亮,板眼准确,直工直令,一丝不苟,在京津都拥有很多的观众。

20世纪50至60年代,出现了一位著名女花脸齐啸云,生就一条花脸嗓子,有金派花脸的豪放,也有裘派花脸的韵味。齐啸云为天津人,毕业于燕京大学,精通英语,专攻对外贸易。1959年,齐啸云下海,1972年投入甘肃省兰州市京剧团。她师承郝寿臣、钱宝森、裘盛戎,所以所会剧目甚多,包公戏、窦尔敦戏等,文武皆擅,都演得出色当行。1986年,齐啸云调入当时的中国京剧院,在北京可没少唱好戏,如《将相和》《打龙袍》《除三害》《盗御马》等。笔者在80年代初,曾经欣赏到她和著名老旦表演艺术家李鸣岩合作的《赤桑镇》,两位演员均是好嗓子,所谓的“铁嗓钢喉”,高亢嘹亮,响遏行云,而且韵味醇浓,流派特色突出,令观众大饱耳福。齐啸云还能用流利的英语演唱京剧,特别是将莎士比亚的名剧《奥赛罗》改编成京剧,并且用京剧京腔演唱,成绩斐然,大获成功,是我国用英语演唱京剧剧目的第一人。

裘盛戎之女裘芸,也是一位了不得的女花脸。也许因为基因的关系,裘芸的演唱特别有其父裘盛戎的韵味。无论是行腔、运气、节奏,字音,多和其父相似。特别是裘云的头腔、鼻腔共鸣更是与其父一脉相承。虽然她没有下海成为正式演员,但是每逢节日央视戏曲节目,必请她做嘉宾,演唱几段裘派的经典唱段,以飱热爱裘派的戏迷朋友。当下她也收徒,传承裘派艺术。

女花脸为何主宗裘派?

改革开放以来,京剧舞台上涌现出许多优秀的女花脸。她们所宗基本上都是裘派。

京剧花脸的五大流派中,金派要求高音大嗓,乃至声震屋瓦;郝派以演涂白脸的奸臣著称,如曹操、严嵩、伊立等;其弟子袁世海创建的袁派,最擅长刻画憨直、暴烈性格的人物,如李逵、张飞等;侯喜瑞创作的侯派,则是以扮演身怀武技、性格复杂的绿林人物见长,偏重以念白为重的架子花脸,如窦尔敦、蔡天化、大太监刘瑾等反派人物,注重工架的气宇轩昂,声音沙中带厉。而裘派花脸,虽然也讲求声音语汇的挺拔峭利、遒劲有力,但又很讲究韵味的营造,既有刚烈爽脆的一面,又有委婉多姿的叧一面,特别是裘派根据人物吸收了一些老生、老旦的好腔,使之既好听又适合人物,这就是所谓的“刚柔相济”,字、味、韵三者兼顾,这些特点相对来说比较适合女花脸的秉赋,所以当下的女花脸都是裘派的传人。

北京的著名女花脸,有北京京剧院的李小培。她毕业于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在校学习7年,广艺多师,后来又拜裘门弟子孟俊泉及李长春为师,刻苦学习裘派剧目,她经常上演的剧目,有《铡美案》《二进宫》《遇皇后·打龙袍》《断密涧》《坐寨盗马》等。嗓音浑厚、宽亮,节奏准确,是一位颇有前途的女花脸。另一位女花脸崔馨月,出身梨园世家,自幼受到外公哈鸿钧(原云南京剧院花脸主演、裘盛戎三弟世戎入室弟子)的影响,九岁即学习花脸,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受教名师很多,最后拜裘门弟子杨博森为师,深得裘门艺术三昧,所擅演的剧目有《大·探·二》《探阴山》《锁五龙》《牧虎关》等。她嗓音高亢脆亮,丹田气足,立音坚挺,悦耳动听。她办过个人专场演唱会,现在是北京戏曲职业艺术学院的教师。

另外天津有几位相当出色的女花脸演员,其中刘嘉欣、左红莲这两位都是裘门的第三代传人。刘嘉欣先拜裘门弟子钳韵宏,后又得到了裘芸、杨振刚等裘门后人的教诲;左红莲也是天津京剧院的著名女花脸,向裘门弟子奚延宏、杨博森学艺。这两位优秀女花脸的共同特点,就是不但嗓子冲、气力足、韵味浓,而且在黄钟大吕的唱腔中,一些小腔的运用,又特别细腻灵巧,弥补了女演员体力不足的缺点。她们擅演裘门的文武剧目,比如《连环套》,从《坐寨盗马》到《拜山》的窦尔敦能够一人演到底,其技艺之佳,使在京津拥有大量的粉丝。

除此之外,女花脸还有大连京剧院的任思媛、上海的耿露,也都是裘门的第三代弟子李长春的学生。她们都有特别棒的嗓子,嘹亮响堂,寓刚于柔,在当地很有台缘。最近,天津又出现了第四代裘门女花脸,那就是著名花脸表演艺术家孟广禄的女弟子马立,她的演技已经相当成熟,能够演唱花脸名剧《铡判官》,也是一位相当有实力的女花脸。

(原标题:五彩掩红颜 百年坤净传)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张永和

流程编辑:u062

如遇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相关文章刊发之日起30日内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 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