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5、13、10、9……”早高峰期间,某些居民楼里本该同时运行的两部电梯只剩一部能用,每隔一两层就停成为了常态,有时楼层刚下一半,电梯里已经挤满了人。记者发现,另外一部电梯之所以会停用,往往是因为使用年头太久,到了该更换的地步。但之所以迟迟未换,问题在于大修基金难以调用。

危险

被关电梯一分半 现在回想仍心有余悸

“哎!过来!别坐那个电梯,等这趟下来!”晚上7点半,陈女士带着孩子回到了东1时区小区1号楼,准备坐电梯回家。这栋楼的里侧和外侧各有一部电梯,位于里侧的那部电梯此时正停在一楼。眼看着孩子跑过去想要乘梯,陈女士赶忙把孩子叫住。

为何陈女士会如此慌张?一问才知,里侧电梯在1号楼业主微信群里已经“出了名”。近一年时间,电梯频繁损坏,甚至还把人关在里面过。“修了坏,坏了又修,上礼拜这电梯还黑着呢,现在又能坐了,那我们也不敢坐。”

东1时区1号楼的电梯内侧电梯,去年以来经常出现故障

通过陈女士帮忙联系,记者找到了之前被困电梯的当事人赵女士。赵女士家住高层,大约三个月前的一天,她准备外出办事,下楼时正好坐的就是里侧那部电梯。电梯刚下没几层就突然停住了,然后开始上下晃动。惊慌失措的赵女士赶忙去按楼层按钮,却怎么都没反应。这种晃动持续了大约一分半,电梯的门才打开,此时电梯轿厢比外面的电梯间地面还要高出一大块。赵女士赶忙跳了出去,坐在地上缓了半天才回过神。这次被困电梯的经历,她现在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不光是我,我们楼下有个老阿姨也被关过,你说老人得多害怕啊!”事实上,这部电梯带来的问题还不止这些,因为有时会出现故障,物业干脆把电梯暂停使用,这也导致整栋楼26层的居民都要乘坐一部电梯上下楼。早高峰期间,赵女士就遇到过两次电梯满员坐不上的情况,着急送孩子上学的她,虽然住的层数很高,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和孩子一起走楼梯下楼。

听了陈女士和赵女士的描述,记者也亲身体验乘坐了几次电梯,电梯运行过程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有时确实能感觉到轿厢有晃动。随后,记者咨询了小区物业,对方表示,他们也知道电梯存在的问题,因为使用年头太久,电梯到了必须要更换的地步,物业在前段时间已经征求过楼内业主的意见,并且将申请住宅专项维修资金的手续递交给了房管部门,目前正在等待批复。“我们也希望能尽快解决电梯的问题,如果出了事故,我们是要担责任的。”

不便

两部梯只开一部 有的电梯还分时段开

东1时区1号楼的两部电梯目前还勉强能用,而在小黄庄一区9号楼,居民们已经忍受了好几年只能用一部电梯的日子。9号楼一共有三个单元,楼高都是21层,每层8户。原本各单元分别配备了两部电梯,但记者在现场看到,每个单元现在都只有一部电梯能够运行,另一部已经停止使用。

早上七点半,正是出门上班上学的高峰时间。记者从2单元顶层连续乘电梯下了两次楼,每隔一两层,电梯就会停靠一次,每次都是下到10层左右,电梯里就已经挤满了人。之后再叫电梯的人,看到电梯里的拥挤情况,只能转头走向楼梯。

9号楼每个单元的两部电梯,从外观上看差别很大。目前仍然在运行的电梯显得要新一些,停止使用的电梯看起来已经荒废了好久。一位居民表示,早在很多年前,楼里的两部电梯就都已经坏了,物业换了其中一台,也就是现在还在运行的这部,但另外那部一直没更换。还在运行的这部电梯有时也会出现问题,在维修期间居民只能走楼梯上下楼。

小黄庄一区9号楼二单元的电梯,有一部已经荒废多年

有的居民楼电梯“开一停一”,还有的居民楼同样有两部电梯,但其中一部只会在固定时段开放。距离小黄庄一区不远的和平街十一区,住在37号楼的居民就会经历电梯时开时不开的情况。下午四点,位于电梯间左手边的电梯在正常运行,而右手边的电梯处于停用状态。到了五点左右,右手边的电梯才开始启用。

“他是早上晚上高峰期才开。”一个下班回家的居民表示,她晚上回来一般都能看到两部电梯在运行,但早上就不一定。她每天早上大约会在七点左右出门,有时只会开一部电梯,也遇到过几次人满下不了楼的情况。

困难

整栋楼产权复杂 想用大修基金用不了

和平街十一区37号楼的电梯,为何会出现分时段运行的情况?该楼物业管家刘欣表示,这是几年前物业和居民签订物业服务合同时就约定的事项。“当时就规定了早晚高峰时间开,具体时间是早6点到9点,晚上5点到8点半,物业费也是按照一部电梯正常运行,另一部电梯高峰期运行的标准来收的。”至于居民所说的到了7点仍然只开一部电梯的情况,刘欣表示,可能是负责管理电梯的人员有疏忽,之后会尽量避免这种问题。

和平街十一区37号楼的电梯,有一部只在固定时段开放

为什么物业合同会特意规定其中一部电梯分时开放?刘欣表示,这是因为楼内的电梯使用年头太长,按理说应该进行更换,但想要使用住宅专项维修资金,也就是俗称的“大修基金”时,却出现了问题。现在只能采用分时开放的办法,尽可能让电梯用得更久一些。

“这栋楼的产权比较复杂,有北京市单位的房改房,有个人产权的房,还有央产房。”刘欣表示,前两者的大修基金,目前都能在北京市住房资金管理中心的查询系统内查到,但央产房的大修基金,需要由原单位通过另一套系统来查,“我们已经找过好几次对方单位,但最终都没有回复。”

类似的问题,也发生在小黄庄一区9号楼的电梯上。负责管理小区的燕厦物业副总经理赵彤表示,其实在一年前,物业就与社区和物管会开过一次会,但当时分析出的问题,到现在仍未解决。“我们这三个单元的房子,总共理出了24家产权单位。但我们通过北京市的查询系统去查,只查到了两个单位的留存的大修基金。”另外很多家单位,物业去询问时,对方甚至表示不知道在小黄庄还有该单位产权的房子,也拒绝协助查询是否还留存有大修基金。还有的产权单位,甚至连找都找不到了。

“现在9号楼还在开的电梯,就是我们物业的上级公司东方置地垫资更换的,当时就没能用成大修基金。”赵彤表示,由于大修基金的查询和支取仍然存在困难,目前物业只能想其他办法筹集资金,希望能尽快解决换梯问题。

建议

物业应做好沟通 产权单位应负起责任

关于住宅专项维修资金的支取问题,记者留意到,去年11月4日,北京市住建委和北京市住房资金管理中心就联合印发了《关于多售房单位楼房支取使用住宅专项维修资金问题的通知》,其中提到,一栋楼房中有两家或两家以上售房单位的多售房单位楼房,需要进行维修维护,且符合支取使用住宅专项维修资金条件时,无需征求各售房单位的意见,可直接支取住宅专项维修资金。

这样的规定,是否能够用来解决和平街十一区37号楼和小黄庄一区9号楼的电梯问题?记者向北京市住建委进行了咨询,住建委表示,目前该规定主要适用于是一栋楼的各家产权单位都是北京市单位的情况,或者虽然有中央单位,但该单位住宅专项维修资金存在北京市住房资金管理中心的情况。如果一栋楼的产权单位中有中央单位,且该单位住宅专项维修资金没有存在北京市住房资金管理中心,就无法依照这项规定跳过该单位直接支取。也就是说,目前两栋居民楼遭遇的住宅专项维修资金使用难问题,物业还需要进一步与产权单位进行沟通。

记者调查过程中发现,业主在遇到电梯使用不便的问题时,矛头往往直指物业的“不作为”。物业则认为,自己在背后做了很多工作,但仍然难以换来业主的理解。物业专家路军港表示,由于住宅专项维修资金的支取问题比较复杂,物业在积极推动问题解决的同时,也要与业主做好沟通,说明目前的困难所在,并且说明已经完成和正在进行的工作,避免出现因沟通不畅而导致的矛盾。此外,房屋的产权单位也应负起责任,按照流程协助查询和支取住宅专项维修资金。“这笔钱对于单位来说不算什么,但对居民来说却非常重要。”

(原标题:调查 | 修了坏,坏了又修,居民“不敢再坐”的电梯为何这么难换?)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莫凡

流程编辑:u010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联系电话:010 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