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1点,24小时核酸检测点还亮着灯。这个时候,风尘仆仆赶来做检测的,有外卖快递小哥、货车司机、出租车司机……在核酸检测常态化之下,这些早出晚归的人们,已经习惯在凌晨出现在核酸检测点。

“活不好跑,核酸检测不能停”

时间刚过了0点,经开区科创十四街一个24小时核酸检测点,也刚完成换班。“我是小夜班,0点下班,上了8个小时班。他才是大夜班,更辛苦。”女检测员用手机叫了一辆网约车,她指了指接班的男同事。

夜已经很深,来核酸检测的人,依然络绎不绝。有骑着电动自行车的外卖小哥,他们刚下班,赶过来测一次核酸。“公司要求的,每天都要做。”有小哥一边测核酸,手机里还不断传出来新订单的提示音,“有人点夜宵,测完再送一单。”

有附近公交场站的工作人员,穿着制服,溜达着过来测核酸。他说白天排队太长,“反正我要上夜班,不如晚上来,人少。”

不断有货车司机,把车停路边,跳下车,测个核酸,又爬上车开走。“刚刚从房山过来,跑了一天,现在该回家休息了。”有货车司机说,他几乎每晚都到这个地点来测核酸,“南边离得不远就是物流基地,方便。这个地方晚上10点钟之后,人才少。”

有夜班出租车司机,也来了。“我是刚上班,晚上才出来跑的。”附近有大企业的总部,很多出租车司机都喜欢过来趴活。但最近,活不是很好跑。“打车的人不多,网约车却很多,平台派单也喜欢派给网约车。”这个司机五十多岁,早就习惯了干夜班出租车,看到有熟悉的同行也过来测核酸,他打着招呼,“活再不好干,核酸检测不能停啊。”

不断有出租车、货车、外卖电动车停靠在检测点路旁。本就被路灯照得很亮堂的街道,又不断被车灯点得更亮。附近的写字楼、厂房和居民楼,大多已经沉沉地睡去,只有科创十四街这个小街角,像刚入夜时候那样热闹。

“夜很难熬,请大家多一些体谅”

“这个时段,刚过0点这一个小时,是夜里第一个小高峰。”经开区经海三路边的一个24小时核酸检测点,工作人员小史正在登记身份证信息。这是凌晨1点,他漫长的夜班才刚刚开始。

不断地,有附近邮政夜班工作人员、物流企业工人以及下晚班的居民,过来测核酸。小史坐在简易房内,扫描身份证、登记信息。不远处的检测室,他的同事,一个男护士在做核酸检测。他们两个人是夜班搭档,相隔十几米,但一个晚上,都各忙各的,无法交流。

初夏的凌晨,气温低于20℃,没什么风,很舒适。小史早已经习惯了夜班,他觉得晚上比白天凉快多了,只是时间难熬。

在核酸检测常态化之前,这个点就是24小时检测点,忙碌是日常的状态。在常态化之后,作为附近不多的24小时检测点,夜里,也人流不息。“很多人是早出晚归,没办法,只能在这个点过来测。有一些人,头一天白天测一次,然后过了0点还想着过来再测一次。其实,头一天白天测和0点过后测,出报告的时间都是第二天。”小史说,甚至有的人,即便在0点之前到了检测点,也会特意等到0点过后才登记信息。他会认真解释,但没办法说太多话。

小史在上夜班前,会吃饱饭,喝一点水。然后,整个夜班过程中,都不再脱口罩,所以,一个晚上不进食也不喝水。凌晨1点之后,人流不再太集中。但每隔几分钟,还是会有人来检测。到了凌晨4点,又是一波新的检测高峰。“下晚班和上早班的人,那时候来测。”

小史只有在1点到4点间,看准一个没有人的间隙,去一趟洗手间。这是他每天晚上,唯一的一次短暂离岗。“就这么一次,所以,也希望大家万一看到我这儿没人,能多一些体谅吧。负责检测的护士更辛苦,他一次洗手间都没法去。穿脱防护服,太不方便。”

即便难熬,最近这十几天的夜班,也都是他跟男护士两个人扛过来的。连续十几天黑白颠倒,26岁的小史,有些身心疲惫。“白天能睡一会,但还是睡不踏实。”漫漫长夜,更是没法休息,只能等人少的时候,看一眼手机,消磨时间。

深夜和凌晨来检测的人群,有时候会忘了戴口罩、有时候忘了带身份证。小史严格要求,“按规定,是不能检测的”。会有人不理解,也会有人投诉。小史很坦然:“除了相互体谅,我也做不了什么。”

凌晨2点,小史有空在座位上伸一个懒腰。时不时过来一两个人测核酸,没有人会注意到小史,他是核酸检测工作中默默无闻的普通一员。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孙毅

流程编辑:u008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