掏出手机,扫码开锁,把座椅调整到合适的高度,卢洪伟跨上一辆共享单车,出发上班。这时候,是清晨4点半。

她是一个来自吉林的东北大姐,她是美团单车负责北京市东城区的运维员。疫情之下,人们使用共享单车的频率变高,卢洪伟这个共享单车“摆渡人”的工作也更加繁忙。

一个地铁口 早高峰用车1000多辆

立夏已过,但太阳出山之前,还是有些凉。卢洪伟把外套拉链拉到最高,避免冷风侵袭。她要从家门口,骑车15公里,前往广渠门内地铁站。“每天,我都是骑车,这一趟一个半小时,早就习惯了。”卢洪伟每天通勤路上骑车,工作对象是共享单车,工作过程中,也经常骑车。

地铁7号线广渠门内站,是最近整个东城区,共享单车最繁忙的点位之一。每天早晨6点钟上班到岗第一站,卢洪伟也是直奔广渠门内B口。

“因为广渠门外站临时封闭,从广渠门外方向骑车到广渠门内来坐地铁的人非常多,早高峰,B口就容易车辆淤积。”B口,在广渠路北侧,路对面,在广渠路南侧的D口,情况正好相反。从D口下车要骑车去广渠门外方向的市民,需要大量的共享单车。

B口单车淤积,需要疏导。D口单车缺乏,需要调动。每天早晨6点到8点,10台三轮车就在广渠门外这一站,不停地在B口和D口之间忙碌,把单车运走或者运来。“疫情期间,每台三轮车放的单车少一点,大概放十多辆吧。所以,要不停地忙。”

疫情防控之下,地铁、公交临时调整,很多上下班的市民,都依赖共享单车。仅5月5日那个早高峰,仅广渠门外这一个地铁站,共享单车的用车量就达到1000多辆。美团单车数据显示,5月5日6点至7点北京地区骑行量同比上周增长21.9%。“可能是骑车通风好,避免人员接触,所以我感觉现在骑车的人,越来越多。”

朝阳区继续严格落实居家隔离后,地铁站的用车量有所回落。核酸检测点,依然是用车量很大的点位。崇文门外、磁器口等地的核酸检测点,也都需要频繁调动车辆。

一个摆渡人 一天消毒400多辆

调动,只是摆渡人卢洪伟的重点工作之一。消毒,是另一个必须时刻进行的重点工作。

“每一个运维员随身都带着消毒水和喷雾器,以前是一天消毒3次,现在一天消毒7、8次。”皮肤接触到的车把手,是消毒重点。此外,车座、车身、脚镫子等也都要无死角消毒。一个摆渡人,平均一天要给大概400多辆共享单车消毒。“我们从疫情开始,就是无差别消毒,不分品牌,不分颜色。”无论是小黄车、小绿车、小蓝车,只要消毒,卢洪伟和同事们都一致认真对待。

从早高峰忙到晚高峰,卢洪伟每天骑在单车上的时间,约有4、5个小时。从2016年开始,她成为共享单车摆渡人,到现在6年时间,走遍东城区的大街小巷。“东城的每一个角落,我都骑车走遍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共享单车的发展,从无序到有序,卢洪伟也全都经历了。“大家肯定也感觉到了,现在单车的秩序越来越好。即便现在疫情期间,我们也在努力工作,保证大家有序、安全地用车。”

十多年前,从吉林农村老家和丈夫一起来北京的时候,卢洪伟想着闯出一片天地。可惜时运不济,生意做得不太顺。夫妻俩继续留在北京打拼,到现在,两个人已经有6个春节没有回家过年。上小学的孩子,也是许久未谋面。

“我干这行,节假日是最忙的。现在疫情,也不想回家给家里人添麻烦。”卢洪伟说,以前,每到“五一”和“十一”假期前一天,她和同事们会通宵加班。因为第二天一早,长安街、天安门广场用车量特别大。现在因为疫情,节假日用车高峰不明显,日常的运维更显关键。

“我很喜欢北京,喜欢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骑车。希望大家每天都能放心骑车。”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孙毅

流程编辑:u008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