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侵扰之下,企业经营或多或少会遇到一些困难。北京多措并举推进复工复产,对企业“扶一把”“加把劲”。记者调查发现,在海淀、东城、石景山等区,一些面向小微企业的租金减免政策已落地。企业在享受到政策红利、复工复产的同时,也有一些新期待。

海淀

减免87家企业 “给了我们信心”

“47万元,对一个小微企业很重要。这给了我们一个很强的信心提振,干企业、做事业更有信心了。”看到租金减免落地后,卢纯脸上绽放出了笑容。他说,“省”下来的钱,给企业的心理和实际生产活动都带来了帮助。

卢纯所在的北京智造未来创新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新材料、电动汽车、新能源孵化创新的小微企业。2022年3月,企业搬到海淀中关村创业大街。然而,紧随而来的疫情,让企业线下办公和出京调研等都遇到了困难。“我们按照防控要求,全员居家办公。约1000平方米的房子租了不能用,影响了研发和办公效率。”

与卢纯的公司一样,2020年8月开始承租的知岛书店,同样因为疫情因素,无法开门营业。“尽管有实体书店补贴等政策,但358平方米的书店要维持下去,面临很大挑战。”知岛书店法人、创始人樊颖之说,书店在盈利上一直以来做得比较平衡,在实体书店中经营状况相对算好的了。然而无法开门营业,却让企业陷入了困境。“我们是一直在挣钱的企业。但这两年,书店资金很紧张。只要这个月不开门,下个月就发不出工资来。”

这些情况,中关村创业大街都有了解。4月底,按照相关政策要求,中关村创业大街成立了专项工作小组,询问入驻企业经营情况,建立企业台账,确定减免方案。“我们通过线上会议、电话、微信等无接触形式对接小微企业,与企业沟通租金减免方案,同时严格申请流程,严审申请材料,帮助小微企业降本减负。”中关村创业大街相关负责人说。

此前,中关村创业大街工作人员对企业进行北京人才政策宣讲

“没有费什么精力,好多工作大街这块儿帮着做了。我们主要就是填写申请材料,等待审批,盖章回执给大街就好了。”卢纯说。最终,他所在的公司获得减租6个月共计47万元,知岛书店则免租了6个月共35万元。“这笔钱太重要了。不减免的话,相当于再过两月,书店要么可能倒闭,要么就要到处贷款。”樊颖之说。

据了解,截至目前,中关村创业大街共为87家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减免租金2000余万元。

石景山

减免和延期并行 一到两周即完成

位于石景山区的北京银行保险产业园,目前共有入驻企业30余家,以金融类、科技类服务业企业为主。从4月底5月初开始,园区便通过微信公号、电话等渠道,向每家入驻企业公布了相关减免政策。兴民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便享受到了租金减免。

北京银行保险产业园工作人员为企业讲解减免租金政策

“实打实讲,内心是感激的。”兴民保险经纪副总经理、党支部书记高健说。企业2019年搬入园区,目前在银保园办公的员工有38人。作为一家保险中介型服务企业,在此轮北京疫情下遭受的影响是比较大的,“主要是和团队、企业、客户、保司见面十分困难。保险需求摸排、风险测评、项目情况了解、合作探讨落地等,都受到较大限制。”高健表示,看到企业运转情况,自己内心很焦急。

5月初,园区响应国家政策发布安排后,兴民保险经纪立即着手申请。“填写表格,核对文件,签署协议,即可完成。很方便,没有这儿一个流程,那儿一个流程地跑。”最终企业通过审批。虽没有眼见真金白银,但免去了2023年1月到3月房租,涉及金额约39万元,“这对企业现金流也比较重要。”

“手续上,主要就是企业提交申请表、营业执照以及服务类小微企业证明材料,报给我们就行。业务部门有一个初审,而后上会研究,走补充协议签订。”北京银行保险产业园公司副总经理陈晓魁说。一个企业从申请到享受到租金减免,只需等待一到两周。考虑到石景山区不是疫情高风险地区,按照政策,企业可减免三个月房租。“有的是直接减免,有的是延长租期。”

陈晓魁透露,这不是园区第一次给入驻企业减免租金。“2020年当时是中小微企业减免租金,这次是小微企业。”而这次,园区享受到减免租金的企业有23家,涉及减免金额800多万元。“在企业运营成本里,除了人力,租金是很大部分的一项成本。我们是区属国有企业,也是在履行国企的社会责任。”陈晓魁说,800多万元对于园区的年收入影响也很大,但能帮入驻企业暂时渡过难关,是应该的,也是值得的。

东城

企业“省”48万元 可发工资可招人

“签了协议了,理论上这个月就能补下来。”东城区某科技文化园区,一家入驻企业的董事、执行总经理梁晨说,目前他正在等待减免结果,“很期待,这对企业是好事。”

东城某科技文化园向企业张贴出的房租减免公告

梁晨的公司约有1100平方米面积,员工约40人,主要从事人工智能机器人的生产线研发、设计和制造。在疫情背景下,公司日常经营和对外交流受到很大影响。“现场交流、调试等工作,因为防疫因素不能很好进行。而且经常需要出差,我们客户大都在外地。”梁晨说,今年这半年好多事情几乎没有干,企业负担不轻。

好在,园区的租金减免启动得较快。4月的一天,梁晨在进入园区时,发现门口已张贴了房租减免的相关公告。而后很快,园区工作人员也给其打电话,在微信群里发政策PPT文件等,宣传减免政策。“园区很积极,而且减免政策的时间启动得挺早,做了挺多工作的。”

了解政策后,梁晨便着手准备申请材料。“准备的资料没有太多,第一步就是确定是不是被减免的对象,而后提交一些申请表和资料就行。”梁晨说,在这个过程中,园区也帮助了不少,“很多把关、审核工作,园区都很负责在帮着大家做。总的说来,园区确实在认真执行国家和北京市的政策。”

按照政策,梁晨所在的公司预计能先期减免租金48万元。“因为我们的房租9月底到期,如果续租的话,会再给补17万元左右。”梁晨说,能够减免几十万元,公司上下都十分高兴,这笔钱用来发工资也好、招聘新人也好,都有好处。“这也是一笔补充资金。我们每个月,人员和房租的总开销也得一两百万元……”

期待

有动态调整政策 纾困更有针对性

采访中,多个企业负责人都表示,企业所享受减免的数十万元钱,对于企业来说不是小事。这笔钱既可以用来发工资、招聘员工,也可充当现金流缓解企业压力,还可以将其投入到实际研发中去。此外,一些企业负责人表示,推进复工复产,他们也有新期待。

“最主要的,就是能有动态的减免政策。政策是动态的、持续的,伴随着疫情形势而调整的。”梁晨说,单笔单次减免的租金费用,对企业来说能减轻负担,但后续疫情如何无法预料,期待能有一个动态调整的租金减免政策。“这样,企业就不用担心疫情和经营状况的反复,专心发展。”而这个期待,在一些园区负责人那里,得到了肯定回答。

知岛空间公司法人、创始人樊颖之建议,国有企业用房的房租价格,能建立起市场化的动态调整机制。“房租可以随着经济状况动态调整。对于相关部门来说,适时减免租金或许是比较难的,但是也可以补时间。比如,即使不调整租金,给经营困难的企业延长租赁时间也不错。”同时,他还期待小微企业的贷款问题能有更好解决途径。“我们这类经营状况较好的小微企业,去银行贷款都很难,因为没什么资产。希望贷款的门槛更低、便利性更好一点。”樊颖之说,从企业贷款角度来讲,期待通过区里或者相关机构能够协调专门银行,为小微企业贷款创造更多便利。

“我们期待疫情能够尽早结束,公司有很多外国专家工作,人才的国内国际交流也比较频繁,期待疫情之下,回国签证政策的便利性更强。”卢纯表示,这样一来,就能帮助企业更好发展,企业的项目也能更快更好地得到转化。

(原标题:面向小微企业的房租减免已落地,减免后,企业还有哪些期待?)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李松林

流程编辑:u099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