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郎庄烈士陵园 摄影:侯瑞华

前些天,我又去六郎庄烈士陵园,面对碑后石刻默念:“1948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七支队在北京五塔寺战斗中,数十名壮烈牺牲的战士葬于六郎庄。为了怀念革命先烈们的英雄事迹,特立碑以志。1966年2月,六郎庄大队贫协敬立。”

“为啥事隔18年后的1966年才立碑呢?”同去者问我。1966年时,我去六郎庄帮着收麦子,知道一些情况。1948年,解放军住在六郎庄的围城部队去西直门外攻打五塔寺,阵亡将士由村火线抢救队运回村掩埋。到了1966年时,星罗棋布的坟丘影响机耕,村里把烈士遗骨集中掩埋在一起,并用真武庙内遗存的石料加工成纪念碑,正面书:“革命先烈永垂不朽。”1990年时,重修了六郎庄烈士陵园。

除了六郎庄烈士墓,解放战争时期,京郊还有不少无名烈士墓。1948年9月28日,是我出生的日子。后来我听说,我出生那一天,在时称河北省顺义县木林乡西沿头村的一间土房内,我母亲躺在炕上,外面的大炮声震得窗户纸沙沙响,屋顶不断地往下落灰,母亲心想:“这大炮山响,别震塌了破房,把我娘俩捂里呀!”村里人说,那天的炮声是解放军在进攻牛栏山,阵亡将士就埋在村东的木林坨子。

1968年,我告别村党支部书记去当兵。他说:“你要好好保卫祖国。你出生那天,解放军在牛栏山打仗,那些将士就从你们家门口经过。一些牺牲的战士都埋在木林坨子了,连名都没留下。胜利是拿命换来的。”

进攻牛栏山时,好友的父亲是民兵队长,组织过担架队。他回忆说,四野部队消灭密云顽匪后继续疾进,到牛栏山又遇抵抗,因急于包围北平,不能恋战,就隔潮白河打炮,战士渡河与敌军交战。支前队把阵亡将士抢抬到河边,装船运过河,然后用牛车拉到木林坨子掩埋。

木林坨子在东沿头与西沿头村之间。我上高小时,每日往返12里路,必经此处。经过几十年的蚕食,木林坨子变化很大,一条铁路也从那里穿过。挖沙采石形成的大水坑,是木林坨子的中心地。而烈士们的坟墓,已经无人知道在哪里了。

六郎庄埋葬的烈士,从时间上推算,应当和打密云、牛栏山的第四野战军是奉命围城的同一支部队。根据记载,1948年12月15日,东北野战军11纵114师430团某营的搜索队向西直门方向搜索前进,执行清除西部郊区敌据点的任务。搜索队的战士在西直门附近遭遇敌62军的坦克和装甲车组成的巡逻部队,双方随即展开激烈的战斗。430团搜索队击退国民党守军装甲坦克的多次反扑,歼敌百余人,国民党部队退守五塔寺等据点。随后,在进攻五塔寺时,我军阵亡数十人。

六郎庄烈士墓占用的是耕地,后来贫协才决定集中建碑,使后人能永记不忘。而先前打牛栏山阵亡的将士,埋葬于木林坨子,过了几十年,当地很少人知晓此处曾埋葬过烈士了。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侯瑞华

流程编辑:L019

如遇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相关文章刊发之日起30日内与本网联系。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