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地里采收,夜里市场采购,全天分拣配送不停……这是位于大兴采育镇的京采兴农农业联合社一天的工作状态。疫情期间工作量很大,无论是管理层还是一线工人师傅,每一个人都铆足了干劲,力争让高质量的蔬菜顺利走进千家万户。“即使有疫情,老百姓吃菜也不用凑合”,这是联合社给出的承诺。

早上8点

地里忙采收 蔬菜可追溯

早上8点,联合社的采收师傅们已经在蔬菜大棚里忙碌了起来。今天要采的是球生菜,订单有5000多公斤。种植负责人毕亚攀也在棚里“督战”,确认生菜的品相没有问题后,便让师傅把菜拉到厢式货车上。

早8点,联合社的采收师傅正在棚里工作

每天,老毕都要在棚子和地里“四处转悠”,看看蔬菜是否长势正常。不一会儿,他又来到了种着西蓝花的菜地。老毕指着地里的菜说道:“西蓝花这两天一直在采,你看,大一点的下一批就会采走了,那颗小一点的就得再等它长一阵。”

除了生菜、西蓝花这样较为常见的蔬菜,还有一些棚子里种植着的是冰菜、紫苏这样的特菜,订货量同样不小。“即使是疫情期间,老百姓吃菜也不能凑合。想吃什么种类,我们都得想办法供应到。”

近年来,随着农业新科技的不断运用,蔬菜的品质也越来越高了。比如韭菜棚子,就用上了一种新型的水培种植技术。“这是大兴区蔬菜推广站给我们引进的,比起原先的土壤种植,水培种植能更有效避免蛆虫和农药残留问题。”

巡查到冰菜棚时,老毕看到工人小哥正在安装电动齿条天窗,特意上前叮嘱了一番。“两个安全,一个是你人的安全,另外也注意别压着菜。一颗能结五六茬呢,好多人等着吃呐!”

从一个棚走到另一个棚,路上,老毕的微信和电话也是一个接一个。“对的,今天没有紫白菜的订单。”“明天西蓝花要砍多少斤?我得提前跟工人说一下。”

确认采收工作都在井然有序开展,老毕终于可以回到办公室,处理一些其他日常事务。这里的桌子上,有一沓红色的本子十分显眼。“这是我们的农事记录本,每个棚都有。日常怎么作业的,怎么采收的,都会在本子上体现。”记录本意味着种植过程的可追溯,蔬菜的出品也因此更有保证。

下午1点

蔬菜保供足 随时听差遣

地里的菜在采着,联合社的仓储中心也没闲着。很多从地里采来的菜,会首先运送到这里进行分拣。

“有些菜直接配送给我们的订货客户,单位、幼儿园这些,还有一大部分会送到线上平台的大仓。”联合社总经理刘洪波介绍,市民们通过买菜平台下单的蔬菜,其中就有联社生产的,“每天我们给平台供的货大约有4吨左右。”

分份、装袋、装盒,师傅们的手脚十分麻利,刚刚采收来的菜很快就分拣完成。鉴于当下的疫情,联合社要求每一个师傅在工作时都要佩戴口罩,保证安全。整个仓库的环境,每天也会提前进行消杀和环境检测。此外,无论是分拣人员还是运输的司机,每天都必须测核酸,结果为阴性,第二天才能上岗。

工人师傅们在进行菜品分拣

除了给线上平台供菜,联合社还承担着大兴本地的蔬菜保供任务。每天,送到分拣中心的蔬菜,其中一部分会直接进入冷库储藏,以备不时之需。前段时间,大兴一处小区临时封控,为了解决居民的购菜问题,街道联系到了联合社。对接好居民的需求后,联社当天就将菜分拣完毕,第二天一早就把蔬菜配送到了小区。

“这种分拣和给大仓的分拣不一样。大仓的货按照大类分一下就行,给小区的菜分拣起来要精细很多。”为了照顾到居民多样化的吃菜需求,联社配送的并不是统一的蔬菜包,而是居民自行下单,每一户点的菜几乎都不一样。

进冷库的菜,也尽量要考虑到品种的多样性。刘洪波介绍,目前量比较大的有油菜、黄瓜等10余种,储备总量在3到5吨。“这些都是可以随时调用的,如果没有封控小区的配送任务,我们每两天就会换一批,保证蔬菜的品质。”换下来的菜,因为是冷库保存,所以仍然在保质期之内,可以拉到市场上售卖。

下午1点,第一批往线上平台大仓配送的菜已经装车完毕。这之后,联合社根据后续订单情况继续进行分拣,到了下午5点再送一批。这些菜品,第二天就会由配送员送到居民的家中。

凌晨1点

市场采购员 深夜才出动

除了从自家基地产蔬菜,联合社为了满足客户的订单需求,每天还得派人去批发市场采购。今年24岁的小杨,承担的就是这份工作。

凌晨1点半,采购员小杨(左)正在新发地市场采购货品

凌晨1点多,小杨的金杯车驶入了新发地市场的佳农门。“今天要采60种左右吧,菜、水果、肉都有。”小杨核对了一下采购单。60种货品已经算是工作量非常小的了,最多的时候,一晚上要采购大约200种货品,小杨头一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就得来到市场。

西葫芦230斤、芹菜25斤、鸡蛋120斤……每到一个摊位,小杨首先会确认货品的价格和品质,满意后就付款搬货,毫不拖泥带水。一般来说,摊主的货质量都挺高,小杨搬货的速度很快。只有在西红柿摊位前,小杨在一批纸盒装西红柿和另一批塑料泡沫装西红柿之间犹豫了一番,仔细检查之后,选择了纸盒装。“那批柿子表皮更红亮一点。”

还有的摊位,货品就摆在门口,小杨连老板都没见着就把货提走了。原来,这些摊位夜间不开门,小杨前一天就得和老板打好招呼,把货品准备好摆出来,方便夜里来取。这种人不见人的交易方式,源于商家和老主顾之间的信任。

“还有些量小的菜,也得提前打招呼,人家好给你准备,量大的就直接现场买了。”正说着,小杨把车开到了特菜区,拎了三斤豌豆尖出来。

蔬菜大院、水果院、小市场、中央大院……市场每个区域售卖的货品都不同。采购完一个区域,小杨都会在单子上用笔记录一下,之后他还要把详细采购数据发送给库房和会计。

最后一批肉品到手时,时针刚好指向四点。这时,有另一位师傅也开着厢式货车来到了市场,准备把货拉回基地分拣。小杨把大部分货品搬了过去,自己还留了一部分。有些需要配送的客户就在黄村,小杨会直接从市场开过去,路途更近。

手记

请记住“小杨们”的付出

采访过程中,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采购员小杨。见面之前我没想到他这么年轻,更没想到他已经跑了5年的新发地,是个不折不扣的老手。市场里几乎看不到道路指示牌,在我看来似乎“哪条路都差不多”。可小杨却驾轻就熟地开车左转右转,飞快地从一个摊位转移到下一个摊位,他的脑子里显然有一张地图。

小杨的经验还不止于此,他手里的那张采购单,并不是库房发来后直接打印出来的。而是他根据单上所列货品在市场的区域分布,自己重新分类写出来的。这样在之后的采购中能更方便地核对。

采购是个辛苦活。前一天下午四点,我跟联社的采购部经理要来了小杨的电话,本想直接拨过去确认夜里见面的时间地点,经理赶忙打断我说:“等会儿,可能还没起呢。”之后我才知道,采购员基本都是下午五点左右才起床,从这时起他们就要根据库房出的单子来给市场商户打电话,就是之前文里提到的,去沟通那些需要提前准备的货品。

夜里三点左右,小杨还接到了姐姐打来的电话。“我正接受采访呢!”小杨显得很自豪。一问才知,他的爸爸,姐姐都是干配送的,姐姐这时候也在工作当中。

“这活干久了,白天精神都不太好。”这是小杨的感受,除了日夜颠倒,夜里的气温也令人难熬。跟访当天气温零上五六摄氏度,因为要长时间暴露在室外,小杨穿上了军大衣,“过一个月更冷,军大衣里面还得套个羽绒服。”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记者 莫凡

流程编辑:u028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